? ? ? ? ? 簡體版 | 繁體版 ? ? ? ?
? ?
?
?
首頁 機構設置 政策法規 政務公開 史志研究 史志宣傳 史志成果 阿拉寧波
?首頁
>史志研究>方志編修
史志研究  
黨史編研
方志編修
年鑒編纂
?
方志編修  
淺談續修家譜的幾個問題
發布處室:寧波史志網 ?發布日期:2018-12-07 ?來源: 閱讀次數:
保護視力色: 【字體:

淺談續修家譜的幾個問題

 

張川

 

續修家譜,從簡單的方式來說,就是把歷代祖宗的名字,與現在活著的子孫分別對接。這是續修家譜工作當中最主要的工作。但是實際上續修家譜的工作,遠遠不止于此。我們的家譜除了續接世系以外,還要重訂凡例、梳理世系、整理老譜、采集家族重要人物信息,成稿以后還要詳細校對等。續修前其實還要尋找老譜、發動族人、組建修譜編委會、落實資金等很多問題。筆者主要針對續修過程中的一些問題,談談自己的看法和做法。

一、思想準備

續修家譜第一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,因為修家譜是一項沒有工資,沒有利益回報的工作,是發自內心的一種使命責任感,因此要做好三個方面的思想準備。

第一是要有無私奉獻的思想。特別是幾個主要召集人與主筆人員,因為修家譜是一項與自己利益無關的工作,可以做,也可以不做,可以做的好,也可以草草了事,完全是一項良心工作。所以如果你動了續修家譜的心,那就要發自內心的為家族無私奉獻。不僅是完全義務勞動,還要付出時間精力,還要倒貼金錢及相關費用,支持修譜的族內賢達還要捐資助修。

第二是要有吃苦耐勞的思想。修家譜特別是采訪人員,無論寒暑風雨,要到處去挨家挨戶采訪。甚至還要吃閉門羹,聽風涼話,還要被人當成是騙子,被人奚落。但即便是這樣的情況下面,還要多次上門,主動耐心的做解釋工作。有的家庭因為情況復雜,少則上門三四次,多則八九次,為了聯系到宗親,要摟根挖縫,不怕跑腳頭。

第三是要有堅持不懈的思想。如我們歷山張氏修譜8年,并不是一帆風順,如果碰到以上諸多問題的時候,想想自己付出義務勞動,倒貼金錢,還要被人誤會,被人恥笑,那就要打退堂鼓了。但是一定要堅持不懈,要相信自己在做的事,雖然沒有直接利益回報,但是這是千秋萬代的功德之事。雁過留聲,人過留名,我們的宗譜有的從宋代第一次創修了,到今天七八百年過去了,才修過幾次,但能夠在幾百年當中,參與一次修譜,這是我們每個本族子孫的無尚榮耀。因此我們今天能夠碰到修家譜的舉族大事,是多么的難得,同時我們的子孫今后也會因為先人而感到驕傲。還有續修過程中,當碰到意見分歧的時候,一定要互相商量,決不能一意孤行。不要把修譜看作自己個人的事,想干則干,不想干了就推卸責任。因為修譜過程中,并非是幾個主筆人員的努力,還有族內廣大宗親所付出的努力,眾多族人跟著幾個主筆人員所付出的心血決不能付之東流,所以要堅持到底,才能取得最后的圓滿成功。

二、修訂凡例

“凡例”是如何纂修宗譜的原則和說明。不僅僅在家譜中,各類地方志、史書等在修纂前必先制定凡例,應該說除了極個別特殊的家譜外,通常的家譜都有凡例。筆者所見家譜中凡例一般有兩種形式:一種是根據家譜遞修次數,只做凡例增加的辦法,即每次續修家譜,根據老譜凡例內容再增加新的凡例,所以有的家譜中凡例少則三四篇,多則七八篇;第二種是每次續修新譜,就在老譜凡例的基礎上直接進行修訂,無論遞修到幾修譜,凡例始終保持只有一篇。無論老譜凡例是如何修訂的,續修新譜者在形式上只要繼承老譜傳統格式就好。凡例修訂主要要注意以下幾項內容:

(一)是要盡量保持老譜體例格式不變。家譜有它的基本體例與格式,比如卷首、卷一都為家族重要的信息,如新舊序文、凡例、歷代修譜名單、誥敕、祖像、祠圖、墓圖、修祠記錄等。其次一般是人物傳記、各類科名錄、仕宦錄、藝文雜記等,再往后就是大部頭的世系,最后為卷外附錄、補遺、跋語、后記等。大概都是先文后系,當然也有前后都是文稿,中間世系的譜。各類內容都有規范,即便世系也都是先淵源總圖,然后是始遷祖至分房總圖,再按各房世次分編。老譜體例能保持不變,也就是把續修新譜的基本內容大致劃定了范圍?,F在新修的家譜中,特別是以一房或者一個小村坊所修的支譜,譜的內容、體例、格式上都有了很大的改變。比如所有文字都由繁轉簡,格式由豎排改為橫排,修譜者甚至以個人學識認為譜中看不懂的文稿,對當今時代無用的文稿進行刪除,或者任意修改,甚至對老譜序言竟然出現選擇性的錄入與刪除,最甚者莫過于修改譜名。特別是我們余姚與慈溪一帶新修的譜,因為行政區域的劃分,原譜名比如余姚某地某氏宗譜、姚江某地某氏宗譜,在續修新譜時直接刪除余姚或者姚江,或者直接取一個奇出怪樣的譜名。古人修譜往往為了使子孫不忘根本,即便遷居某地了,修譜時還特意寫上祖居地做譜名,而今續修新譜時都擅自修改,特別是姚江某地某氏宗譜,筆者認為無論是余姚還是慈溪,姚江都是適合我們當地的地域文化,因為我們是姚江流域之地,諸如此類的情況,不勝枚舉。內容上更是五花八門,有的修譜者擔心后世子孫看不懂譜,把天干地支、廿四節氣、月份四季的別稱、親族稱呼、科舉官職等都在新譜內進行一一解釋,這實在是多此一舉。在現代網絡科技發達的情況下,要查詢一些名詞是非常方便的,此類內容還尚且可以理解,畢竟是為了解讀家譜之用。那么有的新修家譜內容就大肆的增加與本族無關的地方事業資料,如介紹村莊、添加境域地圖、姓氏圖騰等。這里筆者要特別提醒一下,所謂的姓氏圖騰圖片,并非是古時候傳下的圖騰,大家只要上網查一下就知道,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個“姓氏圖騰”,是一個叫王大有的藝術家創作的,而且他的創作只是根據現有的姓氏文字,結合甲骨文、圖像等進行的藝術創作,是沒有圖騰傳承科學依據的。同時,并非所有的姓氏都是以圖騰發展而來,姓氏起源還有很多種,如國家名稱、居住地、官職、職業、山川名稱、先輩名字、父祖名號等。所以筆者認為,凡例修訂務必謹遵老譜的體例與格式。

(二)是凡例修訂要緊跟時代背景。我們現在所遺留下來的家譜,大多數是清末至民國時期的家譜,盡管民國時所修的家譜在凡例上已經較清代開明,但是還是有很多內容與當代時代背景不符合的。比如女兒信息進譜、比如“螟蛉子”、族人配偶名諱、生卒年月紀年法、學歷、職務職業信息采錄、人物傳記等。首先是女兒進譜,這是當今時代大勢所趨的,但是要明確好如何進,是否列入世次,女兒進譜信息采錄哪些?其次是螟蛉子,他們是指本族人收養的異姓人,當涉及新收養的子女隱私時,要如何妥善處理,這都要在凡例中明確好,這些筆者都將在后面世系采編中會談到。其次關于公元紀年法,一般就是以1949年為限,1949年及以前采用傳統歷史紀年法,即用皇帝年號加干支、數字紀年,如光緒、宣統多少年,民國則采用民國多少年,或者加干支的紀年法。1950年起則采用公元紀年法,但是我們農村至今關于生卒月日時,還在采用農歷,所以我建議凡例一定要規定好,或者采用農歷,或者采用公歷,那么采訪的時候只要寫明公歷還是農歷,編纂匯總的時候翻譯成統一歷法即可。至于學歷、職業職務,或者職稱,規定好一定的級別即可,因為現在受文化教育程度高,筆者所修的九修《姚江歷山張氏宗譜》就以碩士研究生、鄉鎮街道級副職、副高級職稱為限。最后內容上,比如老譜中所留下來的祠圖、墓圖、祠產、宗規家訓等,在凡例中也要進行說明。因為有的家族祠堂、祖墳已經不存在了,祠產更是不可能還存在的,宗規家訓內容有的也已經不適合當代社會倫理道德的,應該如何處理,這些資料都是屬于家族的重要歷史,但又有許多地方不適用當今社會,因此要在凡例中說明作為歷史資料留存,子孫在吸收汲取其精華的同時,務必去其糟粕。人物立傳,也務必要有原則,首先是生不立傳,其次對過世人物選錄的時候,也要有一定的原則,比如“官重政績、文重著作、工重發明、民重貢獻”,在古代我們社會的等級是“士農工商”,但商人往往可以通過納捐獲得“士紳”身份,最低的一般也能捐個國學生,高的可以達到“中憲大夫”等四品頂戴,較高的比如紅頂商人胡雪巖,獲布政使銜,高居二品。我們當今社會,很多家族在修譜過程中,一些捐資數額巨大的族內賢達,有時候會要求修譜者為自己父祖一輩立傳敘事,但其父祖一輩往往是出身農、匠,其事跡才德過于平淡,這樣的情況下,一是修譜人要堅持無德不立的原則,若要處置圓滿,可以建議賢達以其父祖之名捐資宗族事業,這也不失為一個方便之門。

(三)是凡例修訂要適當有所創新。我們在保持傳統體例格式與緊跟時代背景的同時,也要根據當下社會發展的情況,在形式上做到有所創新。比如文字、文體格式,老譜資料要盡量保持原貌不變,而新的序文、藝文雜記等文章,可以采用白話文體,加以標點。至于文字是繁體還是簡體,筆者認為全譜一定要統一格式,也就是只能選擇一種,或者保持繁體豎排格式,或者改為簡體豎排格式。但是今人往往創新中不夠統一,有的地方采用簡體,有的又采用了繁體,導致繁簡不一。比如有的譜,扉頁題字所寫是繁體橫排,但順序卻是從左至右,這就不是很好。筆者認為在文字、文體上,盡量保持繁體豎排格式,同時對老譜資料盡量不要去加標點和注釋。曾經有人告訴我,生怕以后子孫看不懂,我認為這是杞人憂天,我們應該要相信本族的子孫后代的文化水平會遠遠超越我們當代,反之子孫如果對家譜沒有興趣,即便你現在給他加了標點,或者進行了斷句,他依舊是看不懂,也不會去看的,如果想看的即便不斷句,他自己也會學習看懂。再說標點加注,一是主筆人員水平是否夠高,即便是水平高到可以斷句,但現代標點符號能否標準的使用到古文當中?這些問題還都在其次,最難的是很多家譜的序言都是名人手稿,使用的是雕版印刷,此類文稿中,實在是難以加注標點,除非放棄使用原來的手稿版,重新打印成文字,這絕對是一個不明之舉。當然我們在繼承傳統的同時,也需要做些創新,筆者認為應該要采用一些當下科技手段,比如我們原先的祖宗像、墓圖祠圖等,都可以通過掃描,重新印入家譜,有的譜因為保護不善,有水浸蟲咬、污跡殘損的,都可以通過軟件技術進行修補處理。同時對于新加入的比如人物傳記、藝文雜記等,有圖像照片的,就可以配圖入譜,但是這里要特別提到一點,任何人即便是立傳,或者個人記功者,最多只能放張個人照,不要放全家福。人物傳記有生不立傳之說,但對于族內一些確實有嘉言懿行可述的宗賢,可以增設宗賢錄,簡單敘述他們的先進事跡,比如新修的《余姚黃山湖茅氏家譜》,在人物傳記外增設了“道德篇、勵志篇、創業篇”三類人物事跡記述,就可以將有績可述的族內宗賢事跡進行及時記錄,這樣也可以激勵族內子孫見賢思齊。另外比如頁碼,古人設置頁碼都是以內容為限的,比如一篇文稿是7頁,從下一篇開始時又重新編碼,所以出現查找難的現象。因此筆者建議凡是新修家譜,頁碼都可以統一從頭至尾,不必再以內容分別編碼。

凡例的修訂,首先肯定是由幾個主筆人員,進行互相討論研究后作出草案,然后召集家譜編委會成員進行討論,特別是要廣泛征求去實地收集世系的采訪人員的意見,要根據他們所提出的意見與建議進行修改。通過討論與修改以后,形成相對完善的凡例草案,最后提交修譜各支派代表的宗親大會進行逐條解釋,最后進行表決通過。當然即便是這樣通過大會的凡例,在續修過程中,還是會碰到些與實際矛盾的問題,需要進行及時的調整與修改,但基本格調是可以作為續修家譜的基本工作原則。

三、續接世系

(一)找

凡例修訂好以后,就要開始續接世系,而續接世系看似簡單,但是實際操作當中,也會碰到很多問題。筆者根據自己在實際修譜中所碰到的問題,逐一進行分析。續接世系首先要根據老譜的記載尋找族人,在找的過程中碰到同姓氏的人,要甄別是否為本族子孫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問清楚他們所屬祠堂,如果能夠確定祠堂,那就基本上能夠確定為本族子孫,然后再從老譜上查找世系。一般農村都是同姓人一個村坊居住的,但是現在一個村坊里,也有同姓不同族的人居住。比如蘆城、低塘一帶的張姓,祠堂多達10多個。如廟后橋支富二房四德堂、歷山敦倫堂、三墻門樹德堂、西塹留余堂、遜馬橋裕裔堂、舊宅后孝友堂、化龍堰卓然堂、東塹慶余堂,以上8個祠堂雖屬同源,但各祠各有宗譜。此外還有田中央橫河張垂裕堂、張巷存著堂、鏌劍山承先堂、墊橋后張樹滋堂等。這些張姓祠堂所屬各自然村,有的都連片很近,有的是前后村莊,各祠族人也都各有混居,所以在調查摸底的時候,首先一定要問清楚各自所屬祠堂,以便進行排除。除此外這一帶的姓氏,在歷史上都會北遷移居,從云城悅來寺、天元至長河一帶,不僅僅混居著以上張姓祠堂的族人,而且還有比如陸埠白鶴橋張、紹興張等同姓人。所以如果祠堂問不清楚,那么就只能根據他所提供的祖宗名字,進行逐一排查是否為本族子孫。這里要特別強調一點,續接世系一定要知道老譜最后一次重修的年份,這樣才能判斷多大年齡的人,已經修進老譜了。如果年齡不到,那么一般來講就不太可能進譜,除非是特殊情況。從現在歷山張氏與三墻門張氏家譜續修情況來看,有極個別人,明明年齡不到,但是他的名字已經修進譜了。比如歷山張氏有一個叫張富平的人,他的父親在光緒十年修譜的時候擔任的是纂修,但是光緒譜中他兒子張富平的出生年月日具體時間卻沒有記載,后來筆者發現了宣統《姚江歷山張氏宗譜》,這個張富平實際出生年份是光緒十五年,而他的父親因為自己是主筆的纂修,竟然提前五年為自己取了兒子的名字修進了譜。又如《姚江三墻門張氏宗譜》修于民國五年(1916),所以至少要100多歲以上的人才能進譜,但是實際修譜中卻發現了一個90多歲的老人,已經在譜中有名字了,后來據他自己說是當年修譜的時候,他父親的原配妻子肚子里已經有了身孕,但是成譜在即,為了不失去能夠進譜的機會,他父親就提前給肚子里的孩子取名進譜,結果妻子在生產時發生難產,最后產婦與孩子都死了。于是他父親又娶了第二房妻子,就是他的母親,后來生了他,于是就把之前譜里取好的名字給了他。這就導致了年齡不足,但名字已經進譜的兩個實際例子。通過這些事件例子,筆者對續修新譜時不建議如此做,一是不知道肚子里孩子男女之性別,即便知道了性別,取名也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,按照當地傳統習俗要合五行,所以提前為孩子取名進譜的做法,筆者個人堅決反對。再談尋找的這個過程中,最好是本地熟悉情況的人,或者能找個領路人,這樣找的時候不至于受到很大阻力,人與人之間防備心理就沒有這么強了。如果完全不認識的去上門尋找,很多時候現在的人就怕上當受騙,即便你想解釋家譜是怎么回事,別人也不愿意聽,再加上你還要問人家姓名,家庭成員等屬于隱私的信息,一般是不會愿意告訴別人的。所以往往功倍事半,效果很差。如果有認識的人帶路,反之則事半功倍,進展神速。

(二)接

二是世系接上去的時候,如果旁邊有兄弟、堂兄弟房頭人的名字,這種基本上是不會錯的,如果單獨一個人的,最好有兩代人的名字,這樣不至于接錯世系。因為這么大的家族當中,同名的人肯定會出現,加上過去農村取名相似度高,所以千萬不要搞錯。還有接名字的時候一定要注意,同音不同字的名字,還有小名、乳名、字、號,這種名字出現如果與譜中不一樣的,但是按照兄弟、堂兄弟名字都對照無誤的情況下,基本上就是不會錯了。舊時修譜采訪時,由于當時人的文化程度普遍低下,名字隨便寫,或者是通過別人轉訴,在這樣的情況下,肯定會出現音同字不同的情況。即便現在修譜采編,也會出現音同字不同的現象,年輕人大多數不在家,家里老人口述,于是填寫采集表時寫了同音字。續接世系就是不管男女老少,在世不在世,只要他是本族姓氏的子孫,都是要采錄進譜的。這就出現一種兄弟多出來的情況,比如你的先輩中,生了四個兒子,其中第三個很早去世了,先輩們平常又未提起過,于是就會出現祖父明明三兄弟,老譜中出現四兄弟了,這種情況修譜時會多次碰到。筆者自己就是親身經歷了,筆者本身只知道曾祖父兄弟三人,但是家譜上卻出現了四兄弟,曾祖父的大哥過繼給了伯高祖,后來問了三祖父,他說這個人從未看到過,但是名字好像聽到過,筆者懷疑過繼以后估計夭折了。還有娶配氏,姓氏不同的問題,有的人娶了第一個妻子去世以后,又娶了第二房,甚至第三房妻子,但是后代子孫不知道,認為他祖母不姓這個姓氏,實際上是他祖父早娶已亡的妻子。當然老譜在編寫過程中,也難免會出現錯誤,其中三墻門張氏中的滸山支,就出現了兄弟排行長幼出現了錯誤,這也是正常會出現的一種現象。續接世系就是要從最后幾本世系當中去找,而這個接的過程中,有的人明明是確定是本祠子孫,但在正譜里就是翻找不到其先祖的名諱,這種情況就要考慮“螟蛉派”和“補遺”,所謂“螟蛉”就是異姓人,屬于領養的子孫,一般不會編入正譜。而補遺就是指當正譜已經刊印編修完成,而后才尋找到遺漏的族人,往往只能添在最后一冊,稱作補遺,等到下次修譜的時候,再刊入正譜。所以在此筆者建議續修新譜時在分發老譜各支派資料的同時,務必將“螟蛉派”和“補遺”資料多印幾份,以便各支查找。這里要特別注意的是,也會出現同一個村坊,同一個祠堂,兩對兄弟出現同樣的名字,但是不同支派房頭、不同的世次的人,這類情況,筆者修譜中已經碰到過一例,而且也接錯了,所以要特別仔細。

(三)采編

當找到族人接上世系以后,就要開始采編信息,采編信息在過去的老譜當中,有的很簡單,就是姓名,某某人兒子,妻子姓氏,子女情況,生卒年份,居住地,墓葬情況寫的都很簡單?,F在續修新譜若有條件,要盡可能的把各支族人信息詳細采編,主要就是人物關系,配偶、父子、父女、兄弟長幼秩序,個人生卒年月日時、學歷、職業、獎贈等,要根據凡例要求嚴格采編。比如現在有公歷、農歷之分,采編的時候要問清楚、寫明確。對于社會上有名望的人,都要特別注明,比如烈士、抗日未歸的國軍,主要指抽壯丁參加國民黨的這批人,沒有回來的也要注明。比如民國時期一些德高望重的族人,現在有的企業老板,在社會上做慈善的、為家鄉辦實事的,包括社會各界的著名人士,學歷特別高的,就讀于名校的,這些都要特別寫明,以便主筆人員采編入宗賢錄。有的事跡不清楚的,可以提供線索,讓主筆人員進行收集。然而這些都不是采編中最棘手的問題,世系采編中有五個主要問題會碰到:

首先是關于女兒進入世系的問題,當今社會倡導男女平等,因為計劃生育政策,很多家庭都是獨生女兒。而古代家譜,即便是近現代民國家譜,也很少將女兒作為后嗣來延續世次寫入家譜的,絕大多數家譜僅僅是在父親小傳中寫到生女兒幾人,能寫嫁到哪里嫁給某某,這已經是很開明的家譜了。但是現在續修新的家譜,關于女兒入世次的問題,也要跟上時代形勢,所以女兒世系也一定要盡量采編完整,否則會引起異論的。但要明確的是女兒世系采編的內容,可以詳細到女兒的子女、丈夫為止,但是世次延續只有到女兒為止的。也就是說女兒的子女與配偶情況,只能寫在女兒的世系小傳內,其子女世次是不能夠再往下延續的。除非是上門入贅的女婿,并且子女隨母姓??墒沁@里會碰到一個問題,就是女兒與女婿同姓,意味著女兒的子女為本族姓氏,那么如果有人要求給外孫、外孫女延續世次,那就如同一個“法律漏洞”,就是常說的“法律空子”,這樣的情況可以給他延續,但是也要注明隨母姓。筆者從現在新修的家譜來看,還是有很多家族新譜,女兒情況只寫在父親小傳后,這就不能體現女兒也是后代的說法,從現在社會背景來看,很多女兒都很優秀,有的高學歷,有的職務都很高,成就也很高,所以筆者認為女兒寫入世次,是無可厚非的。從古代家譜編修的情況來看,女兒的配偶與子女姓名入譜的也并非沒有先例。比如王陽明先生的母親鄭氏家譜,《姚江燭溪鄭氏宗譜》在其外祖父鄭昊小傳內就記載了“一女適王海日公(王華晚號海日),即先儒陽明公之母也”。而這部鄭氏家譜,通譜全族人都未寫女兒信息,只有這一處寫到女兒,無非就是因為鄭氏生了一個非常優秀的兒子——心學大師陽明先生。同時在一些老家譜中不僅有女婿的名字,甚至還有以女婿之尊貴而得封贈的。比如《余姚華地陸氏宗譜》卷九下“榮一公房縣城支”,十九世陸景慶,字燮山,取徐氏生二子朝政、朝儀,三女長適朱、次適邵、三適俞,以長婿朱元樹貴貤贈通議大夫,徐氏貤贈淑人。所以現在續修新譜,女兒入譜是必然的。但是將女兒寫入世次,也應該有一個界限,畢竟我們的老譜內,女兒是不能入世次的。筆者建議一般以“計劃生育”政策實施前后后比較合適,因為新中國成立后很大一部分人,家里女兒多的六七個,少的兩三個,有的既有兒子好幾個,又女兒好幾個,這樣的情況下,只能以計劃生育政策實施前后來衡量??偠灾?,要尊重只有生女兒的族人,所謂“敦宗睦族”,要以團結家族為修譜目標。

第二是“螟蛉”,也就是家譜中說的異姓人,不是本族的子孫,是本族人領養或者收養的。這部分人一般的老譜,大多數是單獨另設一欄叫卷外或者附錄,意思把他們編在正譜之外。但也有家譜不論是否為“螟蛉”,統一修入正譜的,這類譜往往本身整個家族就是“螟蛉”。比如低塘姆湖張巷云柯張氏,其中一支從第五世開始,就是周姓的“螟蛉子”,整個村莊都是“螟蛉子”的后裔,這類家譜創修時間晚,當家譜創修的時候,家族本身子孫人數反而少,甚至整個家族都是“螟蛉子”,因此才會允許他們進入正譜,否則譜不成譜了。而大多數家譜,要把“螟蛉子”修在卷外,這是因為在古代,異姓人沒有財產繼承權,還有法律上也是不允許隨便收養的。但是現在國家已經有收養與繼承兩種法律,同時在繼承法當中特別寫明“收養子女同樣享有養父母財產繼承權”,所以我們續修家譜一定要緊跟時代背景。同時“螟蛉”二字是寄生蟲的意思,指異姓人是寄生在本家族,這是帶有歧視的叫法,所以實在是不適合當代社會背景了。筆者家族歷山張氏的做法是取消外卷“螟蛉”一欄,把原譜中“螟蛉”子孫,全部按照原譜世系收養者房派列入正譜,但是在領養者與被領養者兩者關系上,依舊在小傳中進行注明。比如老譜中寫著原來的姓氏,依舊給他注明,但被領養者的子孫,按照其他子孫一樣,同樣按房派、按世次依次排列。對于采編新領養的孩子,特別要向養父母說明。比如某人子女是領養的,他自己在采編的時候不肯說明,而采編人員或者旁觀者都是明確知道的,那就要對領養父母要說明,世系照舊采編,但是要寫明是養子女,本來姓氏是否需要寫明,則尊重領養父母本意。如果他認為這是隱私,不愿意寫明領養關系,那就要對他說明,世系采編只能到他本人為止,領養子女就不能進入家譜,否則續修家譜失去本身意義了。有的家譜還涉及一個瓜瓞圖,如果螟蛉派進入了正譜,也就意味著也要進入瓜瓞圖,這里就有一個難題,就是瓜瓞圖的線應該是紅線,如果螟蛉派進入瓜瓞圖了,至少其中一段就是要用藍線,以示血統區別。本族子孫若送給他人做養子女的,務必在其父小傳下注明所送某地某某人為養子女,日后如果有志歸宗認祖,以后修譜者便于稽查。

第三是離婚的情況,這種情況分為多種。因為當今社會崇尚婚姻自由,有的族人離婚現象絕不會是個別人,如果離婚夫妻沒有子女的,他本人不愿意把離婚的事實寫入家譜,那就尊重他本人意見。如果前妻生有子女,即便他本人再怎么不愿意寫明前妻姓名,至少前妻的姓氏要寫明,包括哪個子女是前妻生的。因為老譜中也有出現幾任妻子,但是子女又有好幾個,到底誰是誰生的,也搞不清楚了,所以一定要寫清楚。如果離婚時子女判給了母親,并且隨母改姓而去,也要在其父親小傳下注明隨母而去,改某姓居住某地,今后如果歸宗認祖,便于稽查。如果是本族女子與配偶離婚,其子女隨母而歸,且隨母改姓的,也可列世次在其母名之下,但要注明隨母姓,以后若歸宗認祖而去了,也可以削除其名。這種是明顯離異后又再婚的,那都屬于是正?;橐?。有一種情況,子孫妻室不明的,在外與人同居但又沒結婚,這種情況就是要采編人員最好是問清楚他本人。那么還有一種情況,農村里常說的“先生”,就是有的人妻子嫁過來的時候,肚子里已經有了孩子,然后周圍群眾都會謠傳,某人孩子不是親生的,這種情況下修譜人是沒辦法去證明他是不是親生的,所以碰到這樣的情況就不用提起了,因為修譜始終是為了團結,或許人家是自己婚前生育了。還有二婚時妻子帶來的孩子,現在姓了繼父,這樣的情況就以養子身份處理,但要注明是隨母帶來的。

第四是本族男丁出贅,去做了上門女婿及再婚拜進等情況如何入譜。這種情況也有點復雜,要根據實際情況來進行處理。第一種比如本族男丁做了別姓的上門女婿,如果他的孩子已經跟了別姓,那么世系采編就到他本人為止,如入贅某地某姓某某為夫,在其小傳中也可以寫到子女比如生某姓某某,但不可以再傳世次,因為他的子女已經不姓本族了。第二種情況就是雖然去某地某姓人家做了上門女婿,但是他的子女依舊是跟父親姓的,那就按照實際情況入譜,寫不寫上門女婿也無所謂了。第三種情況,因為族大丁繁,地域廣大,加上族脈不清的情況下,本族男丁做了本族人的上門女婿,而且世次顛倒。筆者修譜過程中就碰到一例,38世男丁給41世男丁之女做了上門女婿,這種情況下生出來的子女,必然是本族姓氏,按照傳統說法“亂親不亂族”,應該是接在祖父世次以下,子女是39世。但是外祖父一家若不同意,因為本身其父就是上門女婿,如果要求接在外祖父世次以下,那等于子女變成了43世。這種情況下為了團結家族、和睦家庭,筆者認為世系采編人員,應該遵照他們家庭的意愿為主,主筆人員千萬不要以亂親不亂族私自處置。另外再婚拜進的情況也分為兩種,男子原配妻子亡故后,再娶的妻子一般稱為繼室,我們俗稱“填房”,那么男主人不幸去世,妻子為了守住家業,招夫入贅進門,俗稱“拜進”,這個拜進的男子又稱為“孵床郎”。對于本族男子出贅他姓做“孵床郎”的,其所生子女若姓男子本姓的,依照正常世次采錄,如果其子女改為他姓了,則在其小傳內注明拜進某姓居住某地,生育子女某某。這是拜進他姓的情況,筆者在實際采訪中碰到一例本族男子,拜進本族不幸亡故的另一男子家里為“孵床郎”,并生育多個子女,且又世次輩份不同,這樣的情況首先要尊重其本家的意愿,如果其本家沒有特殊的要求,筆者建議其所生子女,最好列入“孵床郎”本生房派世次之下,這樣不至于其子女輩份亂宗。

第五種是比較特殊的。比如本族子孫在上屆修譜時因作奸犯科或品行不端而被革族、削籍除名的,但在本次修譜實際采訪中找到了其后裔的,應該要以團結家族為目的,盡量幫他們續接下去,祖宗雖有過錯,但子孫是無辜的,但曾被革族的事實,筆者認為不應刪去,應該以歷史真實性保留,驚醒當代及后世子孫引以為戒。還有一種因為修譜時隔年代久遠,已不知祖諱,難以續接的,但又確認為本族祠堂的子孫,此類祖諱失考房族近的,并知曉世次房派的,可以在其近房世系后,按其世次附列。若失考已久,不知房派近房世次的,只能另立待考一欄,盡量按其所知信息刊列其世次??鬃釉?/font>“吾猶及史之闕文也”,古代史書典籍闕疑常有,因此在當今續譜中斷少則幾十年、近百年、百幾十年的情況下,世系續接闕疑再所難免,有的子孫世系在上屆修譜時,因外出不能取得聯系,或因路遠未能采訪等情況就已闕疑。當今社會信息發達,交通方便,子孫能夠認祖歸宗的,能附錄在世系最后做“待考”闕疑,也是不得已之辦法。我們常說寧缺毋濫,現在有的新修譜為了子孫都能“萬世一系”,在失考五六代以上的情況下,死板硬套的亂接世系,雖然是本族祠堂下的子孫,但在世次不明、祖諱不曉、房派不清的情況下大膽續接,實則不可取??鬃釉?ldquo;非其鬼而祭之,諂也”。

綜上所述,世系采編這五種情況比較困難,采編人員一定要心存祖宗,千萬不要在明知事實真相的情況下,為了避嫌故意隱去不寫明,一定要嚴格把握好世系采編的原則性。處理世系采錄,第一原則就是其姓氏是否為本族之姓,若已不是本族姓氏,一律不準列世次。在姓氏為本族之姓的原則下,對于血脈是否為正統要詳細注明。除以上五種情況比如還有夫亡攜子再醮的,即配偶攜帶本族子女改嫁他姓、并且子女改姓的等等。凡此種種都要詳細注明,特別是血脈正統的子女,今后若有志歸宗認祖也好有據可查。所以在采編的時候,一定要選派一個對這個村坊非常熟悉的人,或者領路、或者做采編。雖然現在村里有戶口本可以參照,但是有的人兄弟幾個,很多戶口不在本村遷去外面的,這些情況都要依靠親戚提供聯系方式,盡可能聯系到本人為止,實在聯系不到的注明遷去某地。

(四)宣傳

續接世系的過程,就是大面積的地進行實地走訪的一個過程,這個過程實際上也是一次很好宣傳“家族文化”的機會。筆者在開始修《姚江歷山張氏宗譜》時,就曾把家族淵源、遷姚世系、各房分支、祠堂字輩、家譜作用等,進行系統的整理,以簡單淺顯的文字形式,印成一份資料,在廣泛走訪的同時,把這些資料經常分發給族人,讓族人了解自己家族的文化。同時還要帶著修譜通知、公告,把聯系方式盡量告訴族人。也要將修譜的意義廣泛的向族人進行宣傳?,F在已經有了微信,通過手機微信建群的方式,可以大量聯絡族人,也可以通過公眾號發文,轉發朋友圈等手段,擴散修譜信息進行宣傳??傊拮V的過程中,宣傳不可缺少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

四、整理老譜

第四方面主要是“整理老譜”。整理老譜現在有很多家族采用兩種方法,一種是老譜除了最后幾本世系以外,所有內容進行影印,新的序、藝文、傳記另外附上去,前面幾冊世系都不動,這種方法的好處就是精力省、時間省、資金省。但是這種方法的最大壞處就是對老譜實際上是沒有整理,很多老譜內容有錯誤的地方也就不能及時發現,同時發現了也無法進行修改。包括上面講到的“補遺”與“螟蛉”進入正譜,因為有的“補遺”與“螟蛉”不僅是近幾代子孫,有的可能十多代子孫了,所以這樣一來,就又會產生矛盾。因為影印的意思就是將老譜直接掃描為圖片印刷,而不是文字重新排列了,所以需要增補的“補遺”與“螟蛉”內容,就無法添加。所以綜合利弊來看,筆者認為這種方法不可取,但是有的家族主筆力量有限,對于修譜認知水平不夠高的情況下,倒不如采用這種方法。但是采用這種方法的新修譜也有幾種弊病,老譜資料影印竟然是從頭至尾,連同老譜目錄也一動不動的照印,新加入的序言傳贊、藝文雜記,在目錄中一概沒有,而新的序言竟然加在新譜的最后,真是亙古未有,這樣一來就譜不成譜了。

第二種方法就是把老譜資料文字重新打印。筆者因為修譜經驗不足,老譜資料竟然用文檔打印了將近10冊,不僅花去了大量精力時間,同時最后這個打印的版本,在家譜印刷的時候,還是要重新排列。所以如果采用老譜資料重新打印的方法,筆者就建議直接去印譜的公司,讓他們把老譜資料重新打印。不過這個方法也是有利有弊,首先是弊處因為打印譜稿的人往往文化水平低,對古文認識差,特別是古文格式,個別電腦打不出的異體字,這樣打印出的稿子錯誤率比較高,需要幾個主筆人員花大量時間與精力進行校對。有利方面自然不言而喻,這樣進行重新整理的家譜,錯誤率減低很多,包括原譜中出現的錯誤,都會被一一發現,如果是影印的話,一般就比較難以發現錯誤,因此綜合利弊,筆者認為最好是采用這種方法。

通過第二種方法整理老譜,不僅減低原譜中錯誤,使譜稿正確率提高。而幾個主筆人員也會對家譜有新的認識。特別是文稿部分,對家譜中人物關系,以及他們與當時社會的背景關系等,古代的各種制度、禮儀,社會發展的地域文化等,都是一種新的學習和知識的增長。同時家譜的重新整理,也會發現很多糟粕。比如家譜中不是本族的內容,特別是有兄弟祠堂的家譜,內容上互相借鑒,把互相好的內容,但不是本支的材料,為了給家譜“貼金”,全部塞進自己的譜內。比如筆者所修的《姚江歷山張氏宗譜》老譜資料里,特別是宋代以前的,比如張九皋之兄張九齡的材料,實際上與本支來說沒有關系的,這樣的材料就可以進行一些刪除。那么像兄弟祠堂《姚江三墻門張氏宗譜》中,也有很多歷山張氏的材料,特別是明代已經遷去江蘇盛澤鎮支的材料,放了好幾篇,這些材料實際上就是為自己家譜在“貼金”,筆者認為可以刪除。

談到刪除必然也要有增加,比如歷山張氏也有關于五張八祠堂詩歌,筆者就把遜馬橋支張氏幾篇優秀的詩歌進行了增加,因為是寫共同的文化的詩歌,這樣的內容就可以吸收。比如在很多文人文集中新發現的一些與本族人相關的文章、碑記、詩賦等,都可以吸收加入。這次筆者在上海圖書館網站上發現了民國《遜橋張氏宗譜》,譜中比如淵源考的材料就豐富很多,大量擴展了地方上碑文、藝文內容的采錄,特別意外的發現了明代蘆城廟碑記內容,竟然采錄進了《遜橋張氏宗譜》淵源考中。因此筆者認為老譜的整理過程,也是新譜內容增添的基礎,只有對老譜整理徹底了解后,才會知道什么樣的藝文,可以收錄進新譜,什么樣的人物可以給他立傳記。

當今社會上很多新修的家譜亂象環生,比如以一個村書記發起修的家譜,里面大量放進了文明村、綠化村、小康村這種材料,變成了村書記個人的功績材料,搞的村志不像村志,家譜不像家譜。有的家譜把“杭州灣跨海大橋”也放進去了,但“跨海大橋”的建造跟他們家族一點關系都沒有。還有的家譜個人老板的企業照片放了很多,而這個企業以后萬一倒閉了,或者這個企業以后轉賣了,譜里面照片就不太合適了。還有的家譜對主修人員,進行大肆的歌功頌德,不僅介紹他自己本人簡歷、詳細事跡,還放全家福,這其實非常不好,即便自己幫助家族修了家譜,也僅僅是個人有點苦勞,把自己的全家福照片放進去,有點“雞犬升天”的味道。

有的新譜隨意改變世系體例,世系體例一般有蘇式歐式,所謂蘇式就是蘇洵所創立的世系記錄法,以垂直格式記錄每個人的基本信息,這種方法適用于小宗,對于某人近幾代的信息尋找也不是很直觀,所以大多數家譜采用的是歐式。歐式即歐陽修所創立的以橫表分格的方式記錄世系,有的家譜以朱線串聯血緣關系,一頁五代,上有譜眉某某公派,一般來說,一頁世系內容,可以知曉上下七代子孫名諱,橫向可以知曉同輩兄弟、堂兄弟、從堂兄弟等血緣關系,因此適合大宗。但是蘇歐兩式各有利弊,歐式雖然有種種好處,但是往往紙張浪費厲害,蘇式盡管紙張上利用率高,但是譜系并不直觀。所以有的家譜在世系格式上采用蘇歐合式,以瓜瓞圖制世表,以蘇式記錄小傳。無論本族宗譜是哪一種形式,續修新譜者只要按凡例參照老譜格式即可,千萬別去創造新的體例,結果只有主編自己看的懂。比如現在新續修的“斷頭譜”,就像我們新修的市志,一個階段的志,新修譜中也出現類似情況,老譜資料只有重要的幾篇序、藝文,大量的世系都沒有重印,在新譜世系中都寫著“上接光緒譜第幾冊第幾頁某某下”,而老譜資料只有主編一個人掌握著,這樣的新譜發到族人手上,真是令人汗顏了。

五、校對

修譜到最后定稿之前,需要有大量的時間做校對工作,因為校對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一關,所以也需要有一定的工作原則與方法。從工作原則上來講,首先是要求“逐字校對”,不是一句一句校對,是一字一字的校對。校對參照資料基本就是老譜,從世系方面來講相對比較容易比較機械。這部分往往出錯的就是新的世系部分,交上來的采編資料一定要保存好,等到世系成稿以后,編委會把各支派的世系再次發下去,請各位采訪人員進行校對,一是名字校對,二是生卒年月日校對,如果有錯誤,再交給編委會進行修改,如果沒有錯誤的,請各位采訪人員,在校對稿上簽字確認。這樣等新譜印出來以后,采編上來的世系中如果有錯誤,這個責任就是采編人員的,也只有這樣子,采編人員會更加小心謹慎?,F在有的家族修譜規定了時間,往往導致任務重、時間緊,印出來的新譜往往就出現世系錯誤,當族人收到新譜發現自己世系印錯了,那就非常遺憾了。

老譜世系與文稿部分校對,責任就落在幾個主筆人員身上。這部分的工作任務尤其責任重大,在這個過程中,經常會發現老譜有時候也會自相矛盾。比如父親世系小傳中兒子的名字,與兒子小傳中出現音同字不同的現象,發生這種情況的時候怎么辦,還有校對過程中會出現古人用字中有簡體字,有避諱字等情況。碰到這些問題的時候,幾個主筆人員需要討論,有的文稿比如與歷史書中有不一樣,比如民國《姚江三墻門張氏宗譜》內“張栻神道碑”,直接寫明了其孫為“文吉”,而《朱子全書》當中沒有直接寫明文吉名字,而是以某某兩字代替,這就是后人擅自對古人文稿進行了篡改,這類文稿就要與史書進行互相校對。校對不是一味的參考老譜,因為老譜也會出現錯誤,這就需要幾個主筆人員嚴格把握。文稿校對的時候,還需要大量收集史書、地方志、個人文集等資料,進行橫向的校正、比對。比如取自國史的傳記,在中國二十四史中就有的,都可以與中華書局出版的史書中進行比對,就會發現很多個別錯字、漏字現象。又比如地方志當中人物傳記,個人文集的文章,比如壽序、贊語、墓銘等都要進行校對。

其次校對一定要嚴格把控好自己的主觀臆斷,筆者曾就發現個別校對人員主觀臆斷現象嚴重。比如譜中寫到“賊匪擄去”,校對人員統統改成了發匪擄去,他認為清末咸同時期,賊匪就是指長毛,這就是主觀臆斷。賊匪不等同于發匪,賊匪也包括我們本地的農民起義軍,如十八局起義、本地的搶犯等。發匪是特指太平軍——長毛。所以在校對中,有問題可以提出疑議,但是需要主筆人員互相討論,千萬不可個人臆斷。

最后內容定稿結束以后,還要校對中縫,校對頁碼,雖然這些都是不起眼的小事,但是小事往往出錯。就比如說民國《姚江三墻門張氏宗譜》“備考序”,頁碼漏印了一頁,但是內容是對的,從第40頁翻過變42頁了,41頁漏印了,但是實際上內容編排沒有錯。筆者粗粗翻了一下,還有重印的,比如38頁連續印了兩次等等這些小問題,都要仔仔細細一一校對檢查。

一定要牢記修譜不是一個人能夠完成的事,也不是幾個人能夠完成的事,這是千千萬萬本族子孫共同努力的結果。但是每個參與修譜的人員,都是重要的一個環節,如果你不仔細出了差錯,那么這么多人的努力,這么多資金的投入,都毀于一旦,或者留下遺憾,因此一定要謹慎,謹慎,再謹慎!

 

作者:張川,余姚市低塘街道歷山村團委書記兼宣傳文化員。聯系地址:余姚市低塘街道歷山村光明西路6號,郵編:315491,聯系電話:13486685025,郵箱:401393342@qq.com。

 

【返回首頁】 【關閉】
友情鏈接:
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
版權所有:中國寧波史志網 浙ICP備12024291號-1
主辦單位:中共寧波市委黨史研究室 寧波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
建議使用IE7.0以上瀏覽器 最佳分辨率:1024*768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AV无码专区,亚洲AV